山西抗洪|遭洪水浸泡六天六夜的桑柳樹村

“算兄弟求求你了!就待到下午兩點,再幫著抽一會水吧。”山西介休桑柳樹村村主任徐延峰雙手合十,用沙啞到幾近失聲的嗓音央求著眼前的一支民間救援隊。即使他也理解救援隊還有其他村子要幫,但他還是想爭取一下。

徐延峰請求救援隊在村中多呆一會,盡量能幫村子多排些水。 本文圖片均為澎湃新聞記者 戴越 圖

徐延峰太著急了。受連日降雨影響,汾河介休段洪峰過境後水位上漲,汾河支流磁窯河水位同樣猛增。6日晚,距桑柳樹村幾百米處發生決堤,洪水猛烈倒灌至村內。截至12日,桑柳樹村已經被洪水泡了6個日夜。村裡的電斷了、村民的住房受損嚴重,有的房子地基下沉致地板翹起,村民們不敢也不能回家,兩千多畝良田也被洪水淹沒,沒來得及收割的玉米高粱就泡在水中,逐漸腐爛。

據介休市官方人士向澎湃新聞(www.thepaper.cn)介紹,10月3日凌晨以來,介休降水量超過200毫米,受災人數近1.2萬人、受損房屋4000餘間,經濟損失約2.9億元,桑柳樹村正是介休市內受損最重的村莊之一。

不幸中的萬幸,因及時轉移了村民,大家齊心自救,洪水沒有造成村內人員傷亡。徐延峰告訴澎湃新聞,當務之急還是盡快排出村內積水,“早點排出水,能讓老百姓們回來看一眼家也好。”

除了受災,徐延峰和桑柳樹村的村民們還有一塊“心病”。他們向澎湃新聞介紹,磁窯河東岸,緊鄰著桑柳樹西邊地界,團結渠作為退水系統保護著村莊的安全。但團結渠旁的一段防洪堤,多年前被鄰村的人修廠占用。村民們認為這是此次村莊被淹的主要原因。

10月12日晚,桑柳樹村所屬義安鎮鎮委書記劉建軍向澎湃新聞稱,自己對該情況“大體知道,去看過兩次”,此外劉建軍未作出更多回應。晚些時候,介休市市委一名權威人士回應澎湃新聞,表示會馬上作出處理,“很快就要處理這個事情,該拆除的要拆除”。

展開全文

“算兄弟求求你了!就待到下午兩點,再幫著抽一會水吧。”山西介休桑柳樹村村主任徐延峰雙手合十,用沙啞到幾近失聲的嗓音央求著眼前的一支民間救援隊。即使他也理解救援隊還有其他村子要幫,但他還是想爭取一下。

徐延峰請求救援隊在村中多呆一會,盡量能幫村子多排些水。 本文圖片均為澎湃新聞記者 戴越 圖

徐延峰太著急了。受連日降雨影響,汾河介休段洪峰過境後水位上漲,汾河支流磁窯河水位同樣猛增。6日晚,距桑柳樹村幾百米處發生決堤,洪水猛烈倒灌至村內。截至12日,桑柳樹村已經被洪水泡了6個日夜。村裡的電斷了、村民的住房受損嚴重,有的房子地基下沉致地板翹起,村民們不敢也不能回家,兩千多畝良田也被洪水淹沒,沒來得及收割的玉米高粱就泡在水中,逐漸腐爛。

據介休市官方人士向澎湃新聞(www.thepaper.cn)介紹,10月3日凌晨以來,介休降水量超過200毫米,受災人數近1.2萬人、受損房屋4000餘間,經濟損失約2.9億元,桑柳樹村正是介休市內受損最重的村莊之一。

不幸中的萬幸,因及時轉移了村民,大家齊心自救,洪水沒有造成村內人員傷亡。徐延峰告訴澎湃新聞,當務之急還是盡快排出村內積水,“早點排出水,能讓老百姓們回來看一眼家也好。”

除了受災,徐延峰和桑柳樹村的村民們還有一塊“心病”。他們向澎湃新聞介紹,磁窯河東岸,緊鄰著桑柳樹西邊地界,團結渠作為退水系統保護著村莊的安全。但團結渠旁的一段防洪堤,多年前被鄰村的人修廠占用。村民們認為這是此次村莊被淹的主要原因。

10月12日晚,桑柳樹村所屬義安鎮鎮委書記劉建軍向澎湃新聞稱,自己對該情況“大體知道,去看過兩次”,此外劉建軍未作出更多回應。晚些時候,介休市市委一名權威人士回應澎湃新聞,表示會馬上作出處理,“很快就要處理這個事情,該拆除的要拆除”。

發佈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