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個“無人知曉”的諾獎作家

本刊記者/徐鵬遠

發於2021.10.18總第1016期《中國新聞周刊》

“拜托,別瞎扯了!不要煩我。”

接到瑞典學院常任秘書馬茨·馬爾姆的電話時,阿卜杜勒拉紮克·古爾納(Abdulrazak Gurnah)正在泡茶,對於自己獲得2021年諾貝爾文學獎的消息,他以為隻是有人在搞惡作劇而已。直到十幾分鐘以後,諾獎官網主編亞當·史密斯再次致電,他依然在電腦上確認著這件事的真實性。

圖/視覺中國

不相信這個結果的,其實不隻古爾納自己。在早先甚至歷年的博彩賠率榜和全球媒體預測中,他的名字都從未被提及過,何況自1986年沃勒·索因卡以來,諾獎就再也沒有頒給過非洲黑人作家。作為客居英倫的移民作家,古爾納在英國的名氣遠遠不及“移民三傑”石黑一雄、奈保爾和拉什迪,英國之外的地方更是鮮有人知,美國專門追蹤實體書和電子書銷售數據的NPD Bookscan數據顯示,其作品《拋棄》自2005年在美出版以來,在向該服務報告的銷售點隻賣出了不到2000本,甚至公佈結果當天,諾獎官方發起的投票尷尬地顯示,超過九成讀者都沒讀過他的文字。

盡管古爾納此前憑借《天堂》《拋棄》《海邊》入圍過佈克獎、惠特貝瑞圖書獎和洛杉磯時報圖書獎的名單,卻並未真正摘得哪頂桂冠。正如他的編輯亞歷山德拉·普林格爾所說:“他是在世的最偉大的非洲作家之一,但從來沒有人註意過他。這讓我很難受。這簡直要了我的命。他是那種被忽視的人。”

而在中國,除了一本2014年出版的《非洲短篇小說選集》中收錄過其兩個短篇,再沒有任何作品被翻譯為中文,以至於準備報道的媒體在第一時間都無法準確寫出他的譯名,所有人的腦袋裡都打著同一個問號——這個人是誰?

比起作家,他更出名的角色是評論家

臨近東非大陸的印度洋西部有一座小島,名為“桑給巴爾”,阿拉伯語意為“黑人海岸”。公元5世紀前後,躲避戰亂的阿拉伯半島居民開始向這裡移民,到1505年基爾瓦王朝被葡萄牙艦隊擊潰,這裡已經充分伊斯蘭化,並由土著文化與阿拉伯文化的結合形成了獨特的斯瓦希裡文化。

展開全文

本刊記者/徐鵬遠

發於2021.10.18總第1016期《中國新聞周刊》

“拜托,別瞎扯了!不要煩我。”

接到瑞典學院常任秘書馬茨·馬爾姆的電話時,阿卜杜勒拉紮克·古爾納(Abdulrazak Gurnah)正在泡茶,對於自己獲得2021年諾貝爾文學獎的消息,他以為隻是有人在搞惡作劇而已。直到十幾分鐘以後,諾獎官網主編亞當·史密斯再次致電,他依然在電腦上確認著這件事的真實性。

圖/視覺中國

不相信這個結果的,其實不隻古爾納自己。在早先甚至歷年的博彩賠率榜和全球媒體預測中,他的名字都從未被提及過,何況自1986年沃勒·索因卡以來,諾獎就再也沒有頒給過非洲黑人作家。作為客居英倫的移民作家,古爾納在英國的名氣遠遠不及“移民三傑”石黑一雄、奈保爾和拉什迪,英國之外的地方更是鮮有人知,美國專門追蹤實體書和電子書銷售數據的NPD Bookscan數據顯示,其作品《拋棄》自2005年在美出版以來,在向該服務報告的銷售點隻賣出了不到2000本,甚至公佈結果當天,諾獎官方發起的投票尷尬地顯示,超過九成讀者都沒讀過他的文字。

盡管古爾納此前憑借《天堂》《拋棄》《海邊》入圍過佈克獎、惠特貝瑞圖書獎和洛杉磯時報圖書獎的名單,卻並未真正摘得哪頂桂冠。正如他的編輯亞歷山德拉·普林格爾所說:“他是在世的最偉大的非洲作家之一,但從來沒有人註意過他。這讓我很難受。這簡直要了我的命。他是那種被忽視的人。”

而在中國,除了一本2014年出版的《非洲短篇小說選集》中收錄過其兩個短篇,再沒有任何作品被翻譯為中文,以至於準備報道的媒體在第一時間都無法準確寫出他的譯名,所有人的腦袋裡都打著同一個問號——這個人是誰?

比起作家,他更出名的角色是評論家

臨近東非大陸的印度洋西部有一座小島,名為“桑給巴爾”,阿拉伯語意為“黑人海岸”。公元5世紀前後,躲避戰亂的阿拉伯半島居民開始向這裡移民,到1505年基爾瓦王朝被葡萄牙艦隊擊潰,這裡已經充分伊斯蘭化,並由土著文化與阿拉伯文化的結合形成了獨特的斯瓦希裡文化。

發佈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