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賽博丁真”的背後,何同學究竟怎麼了?

“賽博丁真”的背後,何同學究竟怎麼了?

曾經和蘋果CEO庫克侃侃而談的何同學,或許正在遭遇幸福的煩惱。

曾經和蘋果CEO庫克侃侃而談的何同學,或許正在遭遇幸福的煩惱。

如果把時間回溯到一年前,恐怕沒有人會想到,坐擁千萬粉絲的B站科技區知名UP主“老師好我叫何同學”,會被網友們揶揄為“賽博丁真”。

在何同學的最新一期視頻《我找到了我最喜歡的數碼產品,但是…》發佈後,有關何同學的種種爭議話題,似乎來到了一個臨界點。有人說,“賽博丁真”已經準備對粉絲進行“提純”了;有人說,曾經的何同學已經江郎才盡,成了又一個傷仲永。

至少,在目前的B站科技區,何同學依然是一位人氣爆棚的頂流,他的視頻,依然可以輕松登上B站排行榜第一名,僅僅幾天時間,播放量就能突破600萬。

撥開一層層迷霧,圍繞何同學產生的種種爭議,大體上出現在何同學大學畢業,並組建了自己的工作室之後——或者,說得更直白一點,在正式接廣告“恰飯”之後,何同學的風評,開始急轉直降,最終落到如今“賽博丁真”的境地。

“賽博丁真”當然不是什麼好詞,但卻是一個很有互聯網思維的合成詞。越來越多的網友發出疑問,何同學的創意視頻看上去科技感十足,但卻並沒有展現出足夠的技術含量,甚至於還有通過視頻特效造假的嫌疑。作為一名科技區UP主,何同學擔得起“科技”二字嗎?

不僅如此,何同學龐大的粉絲群體,也已經有了飯圈化的跡象。每一部視頻的評論區,都會看到眾多擁躉,對何同學不吝贊美之詞。夾雜在眾多贊美聲之中、零星可見的形似諷刺的評論,多少顯得有些不合群。

<

div class=”hidden-content control-hide”>

如今的何同學,已經被推到了風口浪尖。無數雙眼睛,都在盯著他的下一部視頻。而下一部視頻的最終表現,極有可能成為影響他風評的一個分水嶺。留給何同學的時間還有很多,因為他不是一個更新頻繁的UP主。5年的UP主生涯,何同學總共隻更新了45部視頻。而在這45部視頻中,播放量最高的,依然是他的開山之作,那部憑借科普5G一炮而紅的作品《有多快?5G在日常使用中的真實體驗》。

視頻中,那個充滿青春朝氣、身形瘦削的大男孩,對著鏡頭侃侃而談。這一刻,成了很多人“夢開始的地方”。

2019年被稱為5G正式商用的元年,這一年,中國聯通、中國移動、中國電信正式開始發放5G商用牌照,5G真正進入到了人們的日常生活。

對於當時的普羅大眾而言,5G依然是一個比較陌生的概念,除了網速比4G更快、資費比4G更貴之外,大多數人也說不上個所以然來。當時,受限於5G基站的數量,北京能夠體驗5G服務的地區還不算特別多,這其中,就有北京郵電大學。

巧合的是,何同學就是一名北京郵電大學17級電信工程及管理專業的學生,可謂近水樓臺先得月。這一年,他剛剛20歲。

正當外界對5G的好奇心不斷高漲的時候,何同學科普5G的視頻《有多快?5G在日常使用中的真實體驗》,出現在了一個恰當的時間點。彼時,5G科普視頻的數量不在少數,為什麼何同學的視頻,可以從萬千同類視頻中脫穎而出呢?真實感,成為何同學區別於其他人的最大優勢。

藉由北京郵電大學帶來的便利,何同學的5G科普視頻,全程以自己的親身體驗為主——無疑,這會大大增加觀眾的信服力。由何同學親身體驗得出到眾多數據,無論是5G的下載/上傳速度,還是在具體的應用場景中(遊戲、影音),5G的實際體驗,都滿足了屏幕前的觀眾,對5G的所有好奇心。而這,要比枯燥的5G概念科普,來得形象生動的多。

不僅如此,何同學強大的內容編排、視頻剪輯能力,在《有多快?5G在日常使用中的真實體驗》中,一覽無餘。何同學很善於調動觀眾的情緒,巧妙地設計矛盾點,通過5G網速在不同階段的慢與快,進而帶動觀眾的情緒起伏。視頻開篇,何同學便設計了一個簡單的扣子,先通過5G的“慢”,引發了觀眾的好奇心。緊接著,當5G的“快”出現在眼前時,觀眾很難不被其驚艷到。

如果要形容的話,觀眾的情緒如同一條正弦曲線,在何同學的巧妙編排下,不斷在波峰和波谷間遊蕩。

在這期間,何同學適時地加入了自己對時代、對社會的思考,這就讓整部視頻超出了“科普”的范疇,有了一絲人文氣息。同時,何同學十分擅長視頻剪輯,鏡頭語言流暢,背景音樂選取格外用心,當表現5G的“快”時,飛快切換的鏡頭與節奏鮮明的音樂,進一步將氣氛烘托到更高。當探究社會、人文話題時,何同學面對鏡頭娓娓道來,強大的講述感極易將觀眾帶入到情境中去。

何同學並不是一位新人UP主,在此之前,他已經持續兩年進行視頻更新。他的第一部視頻,更新於2017年10月6日,內容是Youtube上的一段講述如何拍好Vlog的教程。而他本人第一次出鏡的視頻,發佈於2017年11月23日。這部視頻中,他對iPhone X的Face ID功能,進行了一番講解,並指出了三個缺點。那個時候的何同學,青澀、稚嫩、緊張,但朝氣蓬勃。視頻的內容編排很簡單,以何同學面對鏡頭講述為主,沒有什麼運鏡,也沒有什麼花哨的剪切。

沒有誰是能夠一步成功的,何同學也不例外。兩年的時間裡,何同學面對鏡頭越來越從容,語言表達能力越來越流暢,而視頻剪輯能力,更是肉眼可見地進步。進入到2018年之後,他的視頻,就已經能夠達到百萬級別播放量。此時的他,缺的僅僅是一個“爆款”。

回過頭來看,《有多快?5G在日常使用中的真實體驗》更像是一張名片,它讓無數陌生的網友,認識到了“何同學”這個科技區UP主。面對數以萬計的5G科普者,人們選擇了那個更親切感、更具真實感、視頻質量更高、內容更有趣的人。

但是,如果撥開表象,回歸科普本身,何同學所講述的有關5G的一切,與其他科普者並沒有本質的區別。

學生身份無疑成為當時的何同學最大的加分項,作為一名在讀名校學生——何同學的“20歲”,成為了喜聞樂見的“別人家的20歲”。而學生身份,也讓外界給予了何同學更大的寬容——人們不會強求一位在校學生,達到多高的科技水準。而何同學強大的創意,不斷地刺激著觀眾的神經,進而引發一次又一次討論。

他的視頻內容,充滿了各種奇思妙想。比如,他曾經用一萬行備忘錄做了個動畫,隻為展示某手機的高刷新率。顯然,這是一個恰飯視頻,但意想不到的創意、有趣的內容,依然贏得了觀眾的贊美。

他也曾經在600萬粉絲的時候,將600萬個ID,集中打印在一張照片中。將照片放大後,每個ID都清晰可見。姑且不說照片最終呈現的效果究竟如何,這一巧妙設計,讓600萬名網友獲得了強烈的參與感。視頻背後所帶來的感動,是難以估量的。

2021年2月17日,何同學發佈了網絡視頻連線采訪蘋果CEO庫克的視頻,引爆輿論。整個采訪過程中,何同學使用英語與庫克對答如流,除了為蘋果“帶貨”外,兩人涉及的話題包括企業創新、個人健身、社會公益等諸多方面。這一年,何同學隻有22歲。

時任外交部發言人汪文斌,特意轉發了這段采訪視頻,並對何同學贊美有加。作為一名科技區UP主,何同學的牌面,堪稱前所未有。

這一年,何同學正式結束了大學生涯,組建了自己的工作室,成為一名專職數碼科技博主。大學畢業後,何同學帶來的第一部視頻,是《我做了蘋果放棄的產品…》,將目光聚焦到了蘋果並未發佈的產品AirPower。

而這部視頻,也成為何同學風評逐漸兩極分化的導火索。

《我做了蘋果放棄的產品…》的核心,圍繞著AirPower的“無線充電”功能展開,不同的是,何同學在此基礎上,制作了一個可以無線充電的多功能桌子“AirDesk”。這當然也是一個恰飯視頻,制作桌子所用到的升降桌腿,來自國內智能家居品牌樂歌,觀眾可以買到同款。視頻發佈一天後,樂歌的股價上漲了13.51%,市值一度達到5.46億元。

AirDesk的功能的確實用,除了可以給電子設備無線充電,還可以當做備忘錄。透明桌面帶來的酷炫特效,更是令人過目難忘。唯一的不足是,這款AirDesk的造價,達到了驚人的6萬元。

何同學的視頻一經發佈,就受到了無數網友的贊美,評論區裡,甚至部分粉絲拿他和稚暉君相提並論。“稚暉君”是誰稍後再說,然而,尷尬的是,僅僅過了10天,B站另一位UP主“浦原商店掃地工”,隻用了24小時,就制作出了與何同學AirDesk功能相同的產品。更為令人吃驚的是,這款產品的成本,隻有6000元。

不僅如此,有關何同學在視頻中特效造假的傳言甚囂塵上,一時間輿論嘩然,“何同學翻車”的聲音,越來越大。事後,在UP主“中國BOY超級大猩猩”的某一期視頻中,現場呈現了何同學AirDesk的桌面特效,算是間接回應了“造假”傳言。但傳言本身造成的影響,卻流毒至今。

無可否認的是,離開校園正經成為數碼科技博主的何同學,並沒有取得理想中的完美開局。回到帶貨本身,當何同學制作的成本高達6萬的AirDesk,出現了成本僅僅6千的替代品時,作為消費者而非何同學的粉絲,很難對此無動於衷。

至於那位“稚暉君”,就是此前廣為人知的華為天才少年。2021年10月,稚暉君利用工作之餘,制造了一臺機械臂,並用它在一顆葡萄上穿針引線,震驚了B站科技區。

我們無意拿何同學與稚暉君比較,但在B站科技區的網友看來,稚暉君才稱得上是一位“科技”區UP主。

而相比較於稚暉君,更適合與何同學進行比較的人,可能是手工耿。

在《我做了蘋果放棄的產品…》之後,何同學發佈了視頻《我用108天開了個燈……》,網友們的爭議聲非但沒有減少,反而因為這部視頻不斷激增。

《我用108天開了個燈……》講了一件很簡單的事,如何控制室內照明燈的開關。在經過了一系列設計、改裝,耗時3個月之後,何同學終於實現了復雜的遠距離拋球開燈裝置。而他的功能,就是在一個較遠的距離,實現對墻面上開關的控制。

這當然也是一個帶貨視頻,科沃斯的掃地機器人,是實現拋球開燈裝置的關鍵設備。單純從視頻的內容來看,何同學為了省去走路開燈的過程,特意發明一個拋球開燈裝置,怎麼看,都是在進行瞎折騰。這個發明,正常人根本用不到。而以“無用發明”受到追捧的手工耿,恰恰是這一流派的行家。

但是,從“無用發明”的內容呈現上看,何同學與手工耿差異巨大。

熟悉手工耿的觀眾都知道,在整個發明創造的過程中,手工耿都會親力親為,每一個關鍵步驟,都會在鏡頭中清晰地交代出來。產品完成制作後,觀眾能夠直觀地認識到,這是手工耿制作出來的。尤為關鍵的是,手工耿的視頻具備極強的可模仿性,他並沒有“藏私”,而是將整個發明的過程,真實地告訴了觀眾。

但在何同學最近幾期的視頻裡,這種真實感,正在逐漸流失。

何同學的發明創造,總會讓觀眾有一種隔靴搔癢之感。他會在某些技術細節,進行大篇幅的講解,但在支撐產品主要賣點的部分,卻習慣性一筆帶過——在可以充電的AirDesk這款產品上,這一問題尤為顯眼。觀眾之所以會懷疑何同學用特效造假,正是因為何同學並沒有在視頻中講解實現這一功能的技術重點。也就是說,觀眾真正想要看到的“幹貨”,是高度缺失的。至於那些技術末節,即便不在“科技區第一UP主”何同學這裡,在其他地方也能夠看到。

觀眾想要在何同學這裡看到的,是“別人做不到,而他能夠做到”的發明,究竟是怎麼被制作出來的。

這隻是何同學面臨的困擾之一。另一個嚴重的問題是,帶貨正在影響何同學的視頻質量。

毫無疑問,之所以《我用108天開了個燈……》這期視頻會存在,就是為了推廣科沃斯的掃地機器人。為了給這款掃地機器人講述一個有趣的故事,何同學團隊為其量身定做了一個拋球開燈裝置,讓掃地機器人不務正業。如果何同學依然隻是一位大學生,閑暇之餘做了拋球開燈裝置這樣一個無用發明,觀眾或許可以一笑置之。但是,當他開始作為一位科技區UP主,進行商業運作後,這樣赤裸裸的帶貨行為,多少會令人感到本末倒置。

而在何同學的最新一期視頻《我找到了我最喜歡的數碼產品,但是…》中,沒有了帶貨壓力的何同學,終於找回了幾分往昔的影子。

《我找到了我最喜歡的數碼產品,但是…》以3D打印機的真實體驗為主,不僅談到了3D打印機存在的眾多雷點,還展示了一系列普通觀眾難以接觸到的產品,作為一部3D打印機科普視頻,內容可圈可點。

可這部視頻並沒有改變何同學作為一名科技區UP主的弱點——缺乏對關鍵技術細節的講解,但卻展示了何同學在科普上的優點——有趣的內容,搭配極強的語言表達能力,足以讓觀眾看得津津樂道。

這或許,就是何同學所面臨的最大困境。顯而易見的是,何同學並不是一位稚暉君這樣的硬核科技發明博主,但在流量的裹挾下,部分觀眾,尤其是何同學的粉絲,潛意識中將他架到了本不屬於他的位置。當外界對何同學的期待越來越大,而何同學交出的發明創造科技含量有限時,這種矛盾變得愈加激烈。

而作為一位手工耿式的無用發明家,何同學卻又存在視頻更新過慢、創意難以實現的困局。畢竟,電子產品的改裝與制作,難度可想而知。為了保證視頻的質量,何同學需要花費大量時間進行學習。但是,當這一切隻是為了進行一次帶貨的時候,觀眾由此產生的審美疲勞,註定難以消解。

回到2019年的那個夏天,何同學的5G科普視頻橫空出世的時候,觀眾為之瘋狂的原因,究竟是5G技術本身,還是何同學的個人魅力,與優秀的視頻制作能力呢?

也許原因兼而有之,可以肯定的是,視頻裡那個陽光、自信、侃侃而談的大男孩,所帶給觀眾的真實感,才是最能打動觀眾的核心原因。

如今,何同學的粉絲數已經逼近1000萬。600萬粉絲的時候,何同學用一張包含600萬個ID的照片,記錄下了這個珍貴的時刻,感動了眾多網友。1000萬粉絲的時候,何同學能否超越過去的自己,交出一份令外界滿意的答卷呢?

這個問題的答案,也許很快就會揭曉。